主页 > 联系我们 >

京东推出PLUS会员;2016年底

时间:2019-04-27 15:3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结合“二选一”出现的时间点,我们发现,在618、双11以及店庆日前后,是“二选一”的高发期。为了争夺客源,争夺优质商家,挤压竞争对手,一些平台会强制商家做出选择,一旦不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轻则降低权重,重则直接关店。换句话说,这就是一种平台霸权。有意思的是,不仅仅是在电商领域存在“二选一”的乱象,外卖领域也是如此。
  当下,饿了么和美团作为外卖市场的两极,有着极高的话语权。不过,滴滴的入局,却打破了这一平静,虽然没有搅翻市场,但也掀起了一定波澜。
  据媒体报道称,在滴滴外卖刚入驻无锡时,美团饿了么对商户做出了强制性的“规定”,不准入驻滴滴外卖。一开始,商家们并没有当回事,认为这只是美团和饿了么表面上的“警告”。谁知,在入驻滴滴之后,商家发现自己的店铺在美团饿了么上被下架。对此,无锡工商局紧急约谈了三家外卖企业,要求他们停止强迫商户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不得以高补贴的外卖大战扰乱无锡外卖市场。为了吸引优质品牌商家的入驻,平台方会给予更高的权重、位置以及推荐力度,在佣金方面也会有一些折扣。但是,商家的想法是全渠道铺设,渠道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也能有更多的议价能力。多一个渠道,就意味着可能会增加一个订单量。而二选一,让商家陷入了两难。
  通常情况下,在二选一的压力下,为了避免被降权重,商家都会选择客源更多的平台,但同时也会得罪另一个平台,损失一些客流量,自主经营权被剥夺。大品牌还好,消费者的忠诚度较高。但是,对于一些中小商家,在夹缝中,费力还不讨好。
  而消费者作为看方,表面上看,二选一似乎和其不相关,但是往往买单的就是用户。商家迫于压力,放弃了更多的平台和渠道,为了保证营收和利润,在价格上自然不会有很大的力度,甚至还会出现加价的行为。作为消费者,也是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单一平台购买,为那多出的成本买单。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TechWeb,存在市场支配地位的电商平台用“二选一”策略,这是损害其他电商以及消费者福利,更侵害自家平台内中小商家权益。目前,极个别电商平台或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优势,把商业优势转化为欺诈平台内经营者正当权益行为,这种现象需引起格外重视。
  法规逐渐完善 但二选一仍难被禁止一名店主告诉TechWeb,自己作为中小商家,在双11的时候曾经遭到过平台的二选一要求,虽然有着反抗的心,但由于势单力薄,最后只能妥协。对他来说,即便是损失了一部分用户和营收,但也比“封杀”的好。中国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将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举行,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体育用品博览会,本届体博会真正实现了好看又好玩儿,现如今最新潮、实用、高科技的体育用品,都将汇集上海。来体博会逛一圈,马上就能感受到体育产业的“风口”所在。
  体育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是建设体育强国与健康中国的必由之路,也是从业各方抢抓战略机遇的关键,更是健康可持续稳步前行的突破口。
  把握市场脉搏 “黑科技”为运动健身助力据了解,该协会现有会员单位128家。会上,选举出理事39名,监事3名,主席1名,副主席12名,秘书长1名。根据该协会章程的规定,协会将组织开展生产、经营、管理等方面的各类活动,为会员组织、举办相关专业培训、讲座、报告会、研讨会、交流考察等,加强与国内外交流与合作,开展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协作,促进我省体育企业现代化管理,提高企业整体素质。搭建“自主经营,合作发展,优化环境”的体育产业共赢服务平台,促进会员间联系与协作,保证行业自律和互相监督,维护体育市场秩序和会员的共同利益。近年来,中国体育用品业总规模持续增加,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类总规模逐年上升,根据体银智库预测的数据,2019年,中国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类总规模将达到17630.97亿元!
  一方面体育产业一路向好,另一方面,随着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加速推动,体育行业正面临着行业转型与重塑的趋势。
  本届体博会沿袭过往经验,不仅邀请资深人士展开学术交流和思想交峰,更通过分享中外业界大数据的深剖解析,为与会人士打开更高格局、更大的视野。体博会期间将举办中国体育产业峰会、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交流会以及中国全民健身工作交流会、2019中国体育场馆设施论坛、康复与科技研讨会等几场活动,邀请多层级、多领域的代表,为从业各方提供深度权威内容,就体育产业的战略方向、行业热点、发展趋势等核心命题进行深度交流,围绕着“稳进”这一年度主题引申出海量干货思潮。如今,抖音快手们试图在电商领域挖金,优爱腾已经做起了会员生意,YY们正向海外寻找新的增长点……这印证了一个道理,一成不变的生意容易被困在胡同里,而只有开辟新的道路,才有可能走上大道。
  当然,社区、电商领域也不例外,从大趋势看,社区们已经盯上了电商的红利,而电商们则看中了会员市场。
  其实,任何事物在这种“自然演变”的过程中都存在一定的因果联系。
  社区电商化背后的因与果
  Z世代(95后00后)是生于互联网的一代人,如今他们已经逐渐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军。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0月,Z世代用户突破3.69亿,从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及增长率来看,Z世代在全体网民中占比超3成,贡献了移动互联网近一半的增长率。从消费习惯及消费能力来看,Z世代人群线上消费意愿相对较高,近七成的Z世代线上消费占比超过40%。
  对于Z世代来说,他们的消费观念与行为对整体的消费市场有很大的影响力,同时也会使很多新的商业模式诞生。当下的Z世代用户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热爱社交,而他们的消费决策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社交媒体。
  也就是说,KOL直播种草或者时尚穿搭推荐等方式都是Z世代喜爱的消费方式。因此,社区成了很多Z世代用户的聚集地,毕竟在这些社区平台上,他们不仅可以分享好的产品还能展示自己不太喜欢的产品。
  如今,许多社区平台流量变现困难已是事实,现又遇上Z世代消费的崛起,自然会有很多社区走电商这条路。这么看来,社区+电商模式已成了社区发展的新形式,但电商这条路并非好走。下面,从小红书和蘑菇街的社区属性转向电商这一过程来道出社区电商化的艰辛。
  一、小红书的尴尬电商路:重点在于社区OR电商
  小红书已经多次对其电商事业部“动手”了。
  在小红书刚上线一年的时间里,它就推出了跨境电商业务,从入局的时间上看,它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但基于社区属性的根深蒂固,小红书似乎更适合种草,并不是很多用户下单的首选平台。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小红书的市场份额仅有6.0%。随着天猫国际、网易考拉等平台加入到跨境电商的队列,小红书时间的先发优势与阿里、网易们的流量和资金优势相比略逊一筹。毕竟跨境电商对渠道、仓储、运营等要求都比较高,这些也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
  显然,小红书自建电商的优势并不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小红书调整了电商业务的发展方向,选择抱淘宝的大腿。在去年12月,手机淘宝的商品与小红书的内容实现了同步,意味着小红书对淘宝的依赖性在不断扩大,很有可能成为淘宝的内容制造者。也可以说,小红书又把发展重心转到社区。
  而且在不久前,小红书对组织架构进行了全面调整,它砍掉了自有品牌“有光”业务,足以证明它正在弱化其电商属性。并且早在2018年8月,就有消息称小红书裁掉了电商部门1/2的员工。
  可见,小红书的电商之路走的并不顺利。而在转型电商的过程中,小红书遇到的难题也会发生在很多社区平台的身上,那就是发展重点是在社区上还是电商上。
  二、蘑菇街的曲折电商路:定位影响转型进度
  一开始,蘑菇街是以导购平台出身,用户们可以在上面分享自己的购物体验,等同于社区的功能。原本以为蘑菇街可以因此迎来自己的辉煌时刻,但在2013年其用户数突破2亿后,蘑菇街遭到了淘宝的封杀,被迫转型为电商。
  本质上,当时的蘑菇街在电商界还是蹒跚学步的“婴儿”,为了专注电商,它甚至把社区这一“扶手”给扔掉了。从结果来看,这一做法让蘑菇街的电商业务陷入了停滞期,在不久后,它又重新拾起了社交,借助KOL直播、穿搭推荐等方式,挖掘社交电商的红利。
  但蘑菇街的自身定位比较局限,主要针对时尚女性,导致可发展的空间受到限制。要知道,在电商界从不缺乏玩得好的玩家,比如淘宝、拼多多,它们受众的人群基数都比较大,在后期探索商业化道路的可能性也比较大。相比之下,蘑菇街只限于衣服穿搭领域,直接加大了其社区拓展的难度。
  总的来说,在没有社区的辅助下,蘑菇街的电商路难以发展起来。但走社区电商模式,蘑菇街的定位仍是问题。足以见得,蘑菇街从社区到电商这一路也是坎坷曲折。
  综合来看,社区到电商像是一条自然成型的轨道,而在轨道上也存在许多分岔口,能否用最短时间到达终点就看各个“列车”选择的路径如何。除此之外,电商到会员也可以看成一条固定的轨道。
  流量红利告急,国内电商会员化尚不成熟
  目前,国内不少电商平台纷纷进入到会员轨道。对于电商们而言,它们亲睐会员制的根本原因就是,互联网人口流量红利见底,导致获客成本变高。再往深层看,电商发展会员制就是挖掘存量市场,并且筛选出更多价值高的用户。
  基于这一点,电商会员制已成了趋势。2015年10月,京东推出PLUS会员;2016年底,唯品会推出超级VIP;2017年12月,苏宁易购推出SUPER会员;2018年2月,网易严选推出超级会员;2018年8月,阿里推出88VIP会员……
  不难看出,付费会员制是电商们为平台利润寻求的新增长点。
  但实际情况是,京东作为第一家推行付费会员体系的国内电商,截止2018年9月其会员数才超过1千万。对比京东在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财报发现,截止2018年12月31日,京东的活跃用户数为3.053亿,2017年同期活跃用户数为2.925亿。
  也就是说,京东的会员数仍是很小的一部分,这印证了国内用户付费会员的意识尚浅,平台要想借会员制来快速获取利益,在短时间内是难以实现的。笔者猜想,国内许多电商平台至今都没有公布自己的会员数或许也存在这一层原因。 拼多多日前对外发布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各项数据仍是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与此同时,创始人黄峥也发布了上市后首封致股东信,言语中透露出对市场中存在的“二选一”乱象的不满。
  在信中,黄峥指出, 当前面临的空前“二选一”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固有的藩篱必将被打破,形成以创新和增量为导向的竞合是必然。这种为了争取或维持某种垄断而进行的消耗与伤害有时是“杀敌一千,自损两百”,有时是“杀敌一千,自损两千”,如果不能维持长期的“独家排他”,那终将只是消耗而无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是拼多多,阿里、京东在发展的过程中都遇到过二选一的问题。只是,由于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具体是谁的错,到现在也说不清楚。与此同时,在电商平台互相争夺资源的同时,最受伤害的莫过于商家和消费者了。
  日前,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曾经表示,近期电商行业“二选一”现象进入白热化状态,但“事情正变得越来越有趣”。作为新兴电商的代表之一,拼多多近两年发展势头很猛,不仅上了市,市值也一度逼近京东。不过,在转型的过程中,拼多多也遇到了一些难题,比如吸引品牌商家的入驻。
  前段时间,网红店主赵大喜在微博发布文章《请停止你们的盗窃行为!》,称拼多多“大喜服饰旗舰店”店铺信息及货品均为“假冒”。一位署名“PDD乐福”的拼多多小二微博回应赵大喜称,拼多多“大喜服饰旗舰店”与淘宝“大喜自制店”系一盘货,发货地址一致。此前,赵大喜本人在微信中也曾提示拼多多店铺代运营方称“淘宝要搞拼多多”,建议“暂时停掉”。不过,对于拼多多的这一说法,阿里方面相关人士告诉TechWeb,“这明显是在搅浑水”。
  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在指责别的平台强制商家二选一的同时,自己也被控诉。据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布的朋友圈内容显示,2018国庆节前,拼多多勒令商家在拼多多和淘集集之间二选一,限期商家必须48小时内下架淘集集店铺,否则就施以最严厉的三级处罚。
  与此同时,京东官方此前也曾发布一封致商家的信,称部分国际、国内服饰品牌商家被某平台施压,要求品牌商家不得参与包括京东在内的其他平台的促销活动,即便已经上线的活动也需撤掉。”而刘强东更是对这种“站队”做法表示强烈不满,称二选一是一家公司无能的表现。
 
  都伤害了谁?对于消费者来说,网购最希望的是购买到最具性价比的真货;对于商家来说,希望能够在线上获取到更多的客源以及渠道;而对于平台方来说,最想得到的则是最优质的品牌商家,以吸引更多的用户。三者要想都兼顾,其实是挺难的,尤其是在商家资源方面。
  需要注意的是,在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今天,二选一已经被依法禁止。2018年8月31日,新出台的《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实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
  在此之前,2015年9月2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77号公布《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明确指出,从10月1日开始,电商平台不得“限制、排斥平台内的网络集中促销经营者参加其他第三方交易平台组织的促销活动。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麻策律师此前也曾表示,电商行业存在的“几选一”,那是一种极不合法亦不合理的商业安排。
  不过,即便是这样,“二选一”的情况仍旧是屡屡出现,而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取证。一方面,平台方自然不会承认强迫商家二选一。另一方面,商家又怕得罪平台,不敢发声。而对于被抵制的平台方,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方便请求行政和司法机关的介入,最后只是打口水仗,不了了之。
  曹磊指出,行业竞争无处不在,要想求得生存,唯有平台不断创新、挖掘新的模式,吸引商家以及消费者为之“买单”,而不是走“险路捷径”。不论是舆论攻击还是强制商家“二选一”,都是吃力不讨好的竞争方式,不仅限制了行业的发展,还对平台的声誉大打折扣。
  正所谓“科技改变生活”,高科技在市场商品上的应用,让体育产业的外延不断扩大。在本届体博会上,一些注入强劲科技元素的体育产品会让参观者眼界大开,而这些产品中哪些会成为未来市场的主流爆款,考验的就是投资者的眼力了。
  现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可穿戴运动装备都被普遍看好,甚至有国际数据公司预言,全球可穿戴市场在未来五年内实现两位数增长,2018-2022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达11%,2018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达1.253亿部,比2017年增长8.5%,2022年可达到1.899亿部。
  与此同时,体育智能用品也迎来最佳增长机遇。日常的体育健身活动、观赛体验,以及专业体育领域的运动训练及比赛器材、智能场馆管理系统、智能专业康复仪器、智能观赛、竞赛辅判等高科技含量产品的迭代,正催生全新体育用品市场的开启。
  中国体育产业正在起步阶段,未来前景可期。无论你是运动达人,还是有志于在这一产业赚取“一桶金”,都必定能在体博会上“被打动”。2019体博会大幕即将拉开,登陆官网!抢票!共赴一场体育产业之约。  近年来,全省体育产业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在健身产业、综合体建设、赛事举办、体育旅游、体育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得到了一定发展,呈现了良好的发展态势,先后有龙羊峡镇被评为国家级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被评为国家级体育产业示范单位,环青海湖体育圈被评为国家级产业项目。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